《靖国策》正文 第四十四章 班师回朝

  51途站穿越小说靖国策 《靖国策》正文 第四十四章 班师回朝

  轩辕昭本来以为,诛杀元谋大臣韩贵胄与虏人议和是皇甫易默许的结果,没想到贾怀道却说当今圣上已经退位为太上皇,鲁王皇甫旬被赐毒药自尽,现如今的新皇帝是闽王皇甫显,他并没有出京传旨,而是让史远道假托他的名义而已。

  如此看来,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叶正途才密使轩辕昭准备回京靖国难、清君侧,不过杨党挟太上皇以令天下,而且京师早就已经全城戒严,十几万御林军和数万锦安府禁兵如临大敌,枕戈待旦,这种情况下很容易投鼠忌器,是以不能大张旗鼓的强攻,只能秘密带兵入京勤王。

  轩辕昭没想到离京不过半年,朝廷已经改头换面了,京城全面戒严,只准进不准出,怪不得收不到朝中一丝一毫的消息,现如今怀有身孕的夫人韩元熙,以及日渐苍老的先生叶正途,全都陷身于水深火热之中,而且随时都有可能丧命,看来回京勤王之事已经刻不容缓了。

  京城有数十万御林军和京畿禁兵,这些士卒都是外强中干的银样蜡头,看起来光鲜亮丽,真打起仗来根本不是野战部队的对手,一个打三个都绰绰有余,可是先生说了,只能秘密带兵入京,带少了不济事,带多了一路浩浩荡荡的,那还能叫秘密带兵入京?

  他正在犯愁之际,不料贾怀道却说出一个令人无比欣喜的消息,原来史远道怀里揣着的第三道圣旨,则是将主管侍卫马军司公事韩平胄就地免职,随传旨钦差回京候命,同时擢升殿前司都虞候夏震为主管侍卫马军司公事,率领七万马军司将士回京戍守。

  其实早在离京之前,当今圣上的旨意里说的就很明确,长江防线的危机一经解除,侍卫马军司必须立即班师回京驻防,他们毕竟是皇家的御林军,怎么可能长期在外驻防?史远道之所以秘而不宣,就是在等与虏人议和谈妥之事再公布。

  轩辕昭得到这个消息,简直心花怒放,现如今的侍卫马军司早就不是当初那个皇家御林军了,士卒还是皇家的士卒,但统兵的将军都已经换成轩辕昭的心腹亲信了,他只要一声令下,谁不奋不顾身冲锋在前?这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,根本用不着操心,看来杨党忤逆篡位,连上天都看不过眼了,暗中帮了轩辕昭一个天大的忙。

  当天夜间三更时分,他把两淮和川陕戎帅级以上将官全部悄悄找来,大家商议了一个通霄,最终决定以和议为幌子,兵分两路,轩辕昭领着七万侍卫马军司回京勤王,唐崇璟、岳钟麟、毕宗卿三人率领两大战区几十万大军渡黄河北上,直捣虏人的京都。

  那天晚上的秘密会议,临时充任江淮督府总军需官的韩平胄也参加了,不过自那晚之后,这家伙像是人间蒸发了,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他,轩辕昭忙于各种焦头烂额的事务,也顾不得关心他的事情,没想到这个小小的疏忽几乎酿成大祸。

  接下来事情进展的很顺利,史远道和贾怀道作为南朝和谈正副使节,按照轩辕昭的意思,向困在汴京城里的虏军都元帅提出和议条件,那就是双方以黄河为界,彼此互为友邻之国,从此再不用向虏人上贡岁币。这么大的事情,谷截宗翰当然做不了主,他得向新皇帝谷截天沦请旨定夺。斯洛伐克什么季节最好

  谷截宗翰亲眼看到南朝使臣拿来韩贵胄的头颅,知道此人一死间接说明南朝的主和派已经掌握了实权,和议的先决条件已经具备了,他为了保存自已的十万嫡系亲军,是以十分卖力的促进南北双方的和议,经过一个半月你来我往唇枪舌战的谈判,最终将两国和议之事敲定。

  史远道这才宣布第三道旨意,但彼时原主管马军司公事韩平胄早已不知去向,史远道对此颇为不满,但是也无可奈何。事实上,那天晚上韩平胄听轩辕昭说要回京勤王之事,就知道在京城中的大哥韩贵胄出事了,他第二天趁人不备就开溜了,他二哥韩亮胄和侄子韩擒虎的荆湖大军就在蔡州一带徘徊不前,韩平胄就是投奔他们去了。

  入城之后街面上几乎见不到都人百姓,图说中国党员教育管理工作条例 19-09-27。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不是御林军,就是锦安府的巡检铺兵,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,靖安郡王和钦差大臣的人马车驾行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,就像到了一座随时准备开战打仗的兵城,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门口那块“靖国侯府”的四字匾额,早就换成烫金色的“靖安王府”。轩辕昭见大门紧闭,周围一队队京畿禁兵在一趟一趟的巡逻,他让人马车驾在大门外等候,自己则催马沿着侧巷往后门走去。他刚推开后门走到花厅里,迎面和一个急匆匆往外跑的女娃儿撞个满怀,定睛一看,竟然是灵兮!

  灵兮一下子吓傻了,呆怔怔的望着轩辕昭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当然了,她是个哑巴,也不可能说出话来。轩辕昭心中一动,莫非是兰香来了?于是急忙向前面的内苑跑去,刚越过圆月门口,就听到寝屋里传来一声接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慘叫。

  他呆怔了两个弹指,一个箭步窜至寝屋门口,正要掀帘而入,就在这时,从里面闪出一名英姿飒爽的年轻女子,只听她大声喊道:“巾布!热巾布!快!”声音清脆而响亮,轩辕昭不用看人,只听这声音便知道是墨元瑛。

  墨元瑛急忙偏头一看,原来是轩辕昭!当时就呆住了,不过只愣了两三个弹指,一个老嬷嬷把一块冒着热气的巾巾塞到她手里,她便转身往屋里走去,轩辕昭想跟着她进去瞅一眼韩元熙,不料墨元瑛回头低声叱道:“外面候着!里面是爷们呆的地方吗?”

  轩辕昭随即戛然止步,墨元瑛说的有道理,女人生孩子这种血腥场面,可不比战场厮杀,越是英雄豪杰越看的胆颤心惊,是以他只好默然退到外面候着,就在这时,他看到阿飞一个人独自在墙角里捉蚂蚱,于是便过去和他套近乎,哪知这孩子一见是他,一句话不说扭头就走,看样子还在为墨姐姐的事儿怪罪他呢。

  轩辕昭好说歹说,总算把阿飞这个小屁孩哄高兴了,旁敲侧一打听这才知道,原来自从京城发生宫廷政变之后,墨元瑛担心身怀六甲的韩元熙受到伯父韩贵胄的牵连,于是便和阿飞、灵兮一起搬到王府来住,亲自照料她的饮食起居,非常时期两人冰释前嫌,相处十分融洽,竟如亲姐妹一样。

  墨元瑛累得筋疲力尽,轩辕昭搀扶住她走到兰花亭里坐下来歇息,两人默然无语,一直静坐了足足一柱香的功夫,轩辕昭突然叹着气埋怨道:“兰香啊,你好糊涂!先生那天究竟给你说了什么?你就义无反顾的做出如此的荒唐事情来!”

  此言一出,轩辕昭脑袋嗡的一声,什么?先生真是这么样说的?如此说来,这一切都是叶正途在暗中运筹帷幄,他、韩元熙,甚至是韩贵胄,都成了这盘杀局的棋子。他呆怔了一下,急忙问道:“兰香,你实话告诉我,先生是不是没有被抓入大牢,他被墨家人藏起来了是不是?”

  如此一说,轩辕昭高悬着的一颗心才放进肚子里,他刚刚平抚下来激动的情绪,就在这时,从王府后门呼啦一下拥进来一大群全副武装的京畿禁兵,足足有一两百人之多,其中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个枯瘦如柴的老者,轩辕昭定睛一看,正是被满城通缉的前一品宰臣叶正途。

老版大富翁论坛| 白小姐图库官方网站| 红姐心水主论坛图库| 118香港挂牌| 香港特区总站免费资料| 管家婆彩图王中王开奖王| 马会平特系列历史图库| 香港福马堂论坛| 白小姐高手心水论坛资料| 新一代跑狗图跑狗论坛|